广告

中国汉奸哪里最多 中国近代汉奸照片

韩福东观察

中国汉奸哪里最多 中国近代汉奸照片

抗日期间的汉奸

1932年的“一二八”抗战之后,中国出了很多汉奸,因为战争发生在上海,汉奸也基本上就地取材。其中,以在上海底层打拼的江北人为最多。

以至于产生了一个专门的名词:“江北汉奸”。

江北人,指的是安徽、江苏境内长江以北的现实,和富庶的江南不同,那里大多贫穷凋敝,成为浮华上海滩重要的下流移民。

上海主流大报《申报》甚至刊发了一篇题为《江北汉奸可杀》的报道,批评江北人充当汉奸,穿日本之军服,检查善良行人:

“昨日由公共租界往闸北之路,仅北四川路一处,晨间有人循该处前往,但抵闸北境地,则有为虎作伥之汉奸江北人,衣日本军服者,代日军执行严厉之检查。如搜出钞票现洋,该汉奸则纳入私囊,若与理论,轻则遭其用刀乱刺,重则被其拘往所谓江北司令部,非法监禁。”

中国汉奸哪里最多 中国近代汉奸照片

据报道,还有一些汉奸,带着日军,在华界与租界交界的各路口,只要遇到民众由租界走入华界时,除了施行搜身检查外,还用钢针在民众臂上刺青,其形状为两面日本国旗交叉。刺毕,用颜色药水涂抺,令其难以除去。这些被刺青的民众一旦被中国军警查见,很容易被怀疑为日本间谍,由此遭杀身之祸。

刺青的故事,颇能彰显汉奸残害同胞的手段毒辣,已到无所不用其极的地步。

《申报》为此还“寄语民众,无事万勿轻莅闸北,以免杀身之祸。惟此种助桀为虐之江北汉奸,应亟设法制裁,以安良善。”

汉奸=江北汉奸。至少在1932年的上海周边,舆论上已形成此种一杆子打翻一船人的偏见。

除了汉奸之外,战争期间的“江北人”,也多背负“流氓抢劫”的污名。

1932年3月8日的一则报道称,一二八抗战期间,在我军退后,闸北居民纷纷返家搬物。“一般江北流氓,遂乘机活动,到处抢劫,抢得衣物,逃入租界”。

中国汉奸哪里最多 中国近代汉奸照片

一二八事变中国将士

连日来,捕房的探捕在华界、租界交界处截获数十件抢劫案,他们所抢劫的赃物,以衣箱包裹为多。警务当局决定,凡在边界所截获的抢劫犯,经捕房查明,其赃物确由华界抢得者,需立即连赃物一起押解该管警局讯办,以免积压,同时尊重华界的主权。

这是一个基本的范式,上海抗战期间,底层民众充当汉奸和抢劫者,相对较多,而他们来自江北的比例较高,舆论因此很容易将这部分人的行为和地域联系起来,形成刻板歧视。

从地域的联结看,的确有因传帮带而导致的相同地域多从事相同职业的现象。但污名化一个地域的结果,就是把这个地域未下水的洁身自好者也连累伤害掉。道理很简单,上海滩闻人中也产生汉奸,江北人也有抗日英雄。地域歧视并不足取,它是一种偷懒和不负责任的简单归类心理。

日军侵占淞沪之后,他们一面到处张贴荒谬的安民布吿,一面到处找寻地方领袖——如商会会长、市政委员、保卫团长等,强迫他们维持地方治安,在侵略者的淫威之下,作傀儡和汉奸的国人多了去了。

中国汉奸哪里最多 中国近代汉奸照片

《申报》拉拢地方领袖做汉奸的报道

汉奸到处有,这些案例本来可为所谓的“江北汉奸”洗刷污名。但媒体并不如此,反而在相关报道中说:“盖仅几辈下流之江北汉奸、究不能成局而也……”

好吧,上海闻人当汉奸,江北人同样躺枪。地域歧视之难破除,可见一斑。

(韩福东观察)

网友有话说:

@8023情:广东第一,浙江第二,福建第三。

@我要喝你妹的安幕希:以后打仗!大家记住了!北上广先打!东北军随后!我川贵云桂湘坐镇!

@后清伪满国第一巴图鲁:总体来说南方比北方强多了,上海三个月丢的,徐州五个月,武汉四个月,长沙是五年,东北全境不到半年。

@用户125862406532:抗日战争英雄好汉最多的必须肯定保证要数湖南人四川人广西人。

@一个不太熟悉的陌生人:我发觉什么都要黑广东,也不知道这样人是什么心里,难道不服广东样样第一?

@襌:如果没有四年内战,很多汉姦成功逃避了清算,不然的话,估计还有300万汉姦将受到审判。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