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红楼梦真实大结局 红楼梦不宜细看?

少读红楼 夕四少

人生如梦一场,到头来为他人做嫁衣裳,悟了也就空空如也~

一语点醒梦中人。一本红楼原是梦,开篇己将结局明,只因俗人法缘浅,考证苦寻反成空。叹叹!

我对这段也印象深刻,当时还以为是贾雨村的谶语。

红楼梦不要看更不宜细看,太真,太消极!

我问过很多朋友,都说《红楼梦》读不下去,四大名著里最难懂的也是《红楼梦》,我一直不明白,明明《红楼梦》很好懂,说到底,它也只是一本小说,为什么会读不懂呢?

后来一个朋友说,第一回就读不下去,太多生字不说,且人名太多,根本记不住,而且情节特别复杂,一回现实一回梦境,很费脑筋,我重新把前几回又读了一遍,还真是这样,前面几回是全书的起始和总纲, 一大篇文字,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不沉下心来,一般人很难读得下去。

即便读了多遍红楼梦的读者,依然会有很多疑问,我每一次读,也都会有新的发现,这次重读红楼,我就发现了原文第二回里有一处很突兀的情节,且有一段非常诡异的脂批,百思不得其解,今天我们不妨拿出来,一起探讨。

这一回里说贾雨村因“生情狡猾,擅纂礼仪,且沽清正之名,而暗结虎狼之属,致使地方多事,民命不堪”这个理由被参劾后,就通过友人之力做了林府的西宾,成了林黛玉的老师,后来黛玉丧母,很少上学,雨村闲着没事,就到处闲逛,原文接着有这样一段令人意想不到的文字,为了便于分析,我添上了脂批。

忽信步至一山环水旋,茂林深竹之处,隐隐的有座庙宇,门巷倾颓,墙垣朽败,门前有额,题着“智通寺”三字。【谁为智者,又谁能通,一叹!】门旁又有一副旧破的对联,曰:身后有馀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先为宁、荣诸人当头一喝。却是为余一喝】

雨村看了,因想到:“这两句话,文虽浅近,其意则深。【一部书之总批。】我也曾游过些名山大刹,倒不曾见过这话头,其中想必有个翻过筋斗来的,【随笔带出禅机,又为后文多少语录不落空。】亦未可知,何不进去试试。”想着走入,只有一个龙钟老僧在那里煮粥。【是雨村火气。】雨村见了,便不在意。【火气。】及至问他两句话,那老僧既聋且昏,【是翻过来的。】齿落舌钝,【是翻过来的。】【欲写冷子兴,偏闲闲有许多着力语。】所答非所问。雨村不耐烦,便仍出来,【毕竟雨村还是俗眼,只能识得阿凤、宝玉、黛玉等未觉之先,却不识得既证之后。】【未出宁、荣繁华盛处,却先写一荒凉小境;未写通部入世迷人,却先写一出世醒人。回风舞雪,倒峡逆波,别小说中所无之法。】意欲到那村肆中沽饮三杯,以助野趣,于是款步行来。

这段看似有些突兀的文字,却是脂批最多的一处,初读时很多人不会在意,因为这个智通寺以及煮粥老僧就像电影一样只给了一个镜头,之后就再也没有提及,很多人可能都匆匆错过了,随着阅读的深入,也就忘记了,其实这个智通寺乃是全书最关键的一处大伏笔。

所谓“智通”,智然后方能通,智通之后,才会在身后有馀的时候及时缩手,到眼前无路之时想起回头。批语“先为宁、荣诸人当头一喝。”很明显是曹公在宁荣二府未出之前泄露的天机,即贾府之败与此二联大有关涉,所以批语又说它是“一部书之总批”。

接着贾雨村看到有一个老僧在煮粥,这一处初读的时候颇为费解,最近重读,慢慢品读出了其中的深意。一则是煮粥老僧与宝玉的关联,后文脂批多次透露宝玉悬崖撒手,出家为僧的结局,以及寒冬噎酸齑,雪夜围破毡的落魄情节,我们很容易将宝玉与煮粥老僧联系起来,也许这个老僧即是宝玉最终的结局,是既证之后的宝玉。

二则这个老僧为何是煮粥,而不是在念经或打坐呢?我忽然想起“黄粱一梦”这个成语来。“黄粱一梦”出自唐沈既济《枕中记》,说的是卢生在旅店住宿,入睡后做了一场享尽一生荣华富贵的梦。醒来后店老板锅里的小米饭还没有煮熟,因而大彻大悟的故事。如今多用来比喻荣华富贵如梦一场,短促而虚幻。

细细对比,老僧煮粥与黄粱一梦里未煮熟的小米饭何其相似?且红楼梦一开篇就借僧道之口说了这样一段话:那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恃,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倒不如不去的好。

由此可见,老僧煮粥这个情节,是在提醒未觉之先的贾雨村,人生在世不过到头一梦,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