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邓世昌遗骨的发现 邓世昌遗骨打捞了吗

萨苏

英雄精神万古长存,他们永远活在人们心中。至于墓穴中是否是真身无关紧要。如果没记错,当时北洋水师舰队远远超过日本,可开战之后却被敌人打的全军覆没,这不得不值得思考。事实证明,国与国之间,拼的不只只是军备,更重要的是军队的实战能力和素养!

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邓公千古!

邓世昌遗骨的发现 邓世昌遗骨打捞了吗

▲ 致远舰在大东沟海战中

大东沟海战在日本又被叫做“海洋岛大海战”,因此我一度以为海洋岛一定就在战场的附近,甚至推测它就是丹东地图上所标的大鹿岛

当2013年,我们到丹东去探访北洋水师沉船时,才发现这个推测错得离谱。海洋岛位于大连庄河水域南方,距离大东沟海战的战场如乘坐小船尚有一日的航程。

实际上日本海军当时是先到达海洋岛之后,向右侧转舵才直扑中国海军在大鹿岛的锚地,而中国海军守卫在大东沟沟口的海军战舰,为了保证正在登陆的陆军弟兄不受敌军的攻击,从锚地排成横队,南下迎战北上而来的日本舰队。

因为这个原因,我一度觉得日本人把海战这样命名完全不靠谱,海洋岛在庄河,在大鹿岛打响的仗怎么能打到庄河去?那也打得太远了吧。

新的考古发现让笔者的确有点儿傻眼,还真有人在此战中把仗一直打了过来,这个人便是北洋水师经远舰管带林永升

邓世昌遗骨的发现 邓世昌遗骨打捞了吗

▲ 西方版画——战至最后的经远舰,该舰残骸被确定沉没于庄河老人石附近

不过主要的作战地域还是在大鹿岛周围。从当时的战场情况来看,中国海军的动作相当凶猛,一开战就全队扑向日军,完全不是猜测之中被动挨打的阵势,他们与日本海军发生决战的战场在大东沟以南的大海之中。

因此,大鹿岛,就成了这次决定东亚制海权命运之战的地标。

邓世昌遗骨的发现 邓世昌遗骨打捞了吗

▲ 日舰西京丸拍摄的大东沟海战战场

邓世昌遗骨的发现 邓世昌遗骨打捞了吗

▲ 大东沟海战战场,远处岛屿便是大鹿岛,这是笔者在与历史上西京丸拍照点接近机位拍摄的,只有北洋水师的战舰不见踪影

今天从丹东开船向这个方向走,不久就会看到一座小岛,这座如同突起在海面上两座驼峰的岛屿,便是大鹿岛。找到大鹿岛便找到了大东沟海战的战场,这是一个毫无疑问的地标。

而当我们登上大鹿岛的时候,在这里赫然看到了一座邓世昌的墓葬。

邓世昌遗骨的发现 邓世昌遗骨打捞了吗

▲ 大鹿岛上所谓邓世昌墓

此处距大东沟海战的战场只有五公里,位于两座山峦中间的平地,可以看到一座用水泥抹顶、红砖砌成,高出地面六十公分左右的半圆形中国传统式坟墓,直径约有两米左右。在它的前方树立着一块白色的石碑,上面既无题款,亦无碑记,只有四个楷体大字“邓世昌墓”

在它的旁边还树有一块水泥碑上面写着几个鲜红大字——“东港市小学生德育教育基地”,周围则是连绵的苍松翠柏。当我们走到这座墓前的时候,可以看到其墓顶稍有破裂,但整个陵园依然有着一种独特的肃穆之气。

然而,邓世昌的墓怎么会在大鹿岛上?是谁捞起了他的遗骸?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访问了当地的村民,而正是这场访问使我们的疑惑变得更加深切。

根据当地村民所说,这座邓世昌墓是由一名姓王的潜水员所建。

这名潜水员曾经受日军雇佣打捞致远舰残骸中的遗物,因为深入该舰舰体,潜水员在船内发现舱中有一具立而不卧的尸骸。这名潜水员自己讲到在自己从事这一工程的时候曾经多次遭到邓世昌大人托梦谴责,因此他认为这具尸骸便是邓世昌的遗骨。于是这名潜水员再次下水将尸骸打捞上来上岸安葬,便有了今天的邓世昌墓。

因为梦而确定邓世昌的遗骨?这个逻辑未免有些奇特。

民间传说经常带有夸大和随意。在这次寻访之中,还有岛民给我们指出,当年致远舰就沉在离岛很近的地方,以至于在十几年前还能够看到军舰的桅杆露出海面,并指点了大致的方位。

邓世昌遗骨的发现 邓世昌遗骨打捞了吗

▲ 实际致远舰打捞深度将近二十米

听到这样的描述我们也只好一笑置之,因为按照当地官方记载,1937年-1938年之间,致远舰的残骸曾经遭到日方的打捞和破坏,因此怎么可能在十几年前还留有露出水面的桅杆呢?根据我们现在掌握的材料,邓世昌的致远舰残骸也不可能存在于大鹿岛俯首可见的近海之中。

在甲午海战之后,无论是中方还是当时参战的其他国家海军人员,都记载了邓世昌最后的死难情形。按照中国海军史研究会中有人考证,有北洋水师人员在日记中记录,致远号倾斜即将沉没之时,后方跟进战舰上的人们看到邓世昌在舰桥上朝后拜了几拜,似是诀别众人,而后以袖掩面投海自尽。

因为这是日记中的孤证,尚不能得到完全认定。而我个人认为,致远舰沉没前极度倾斜并曾发生大爆炸,在舰桥上指挥战斗的邓世昌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不会等到军舰沉没,便已被抛入大海。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