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鲁迅与郁达夫的关系 鲁迅先生和萧红、陈西滢是什么关系

综合

近代历史上还能证明中华民族还是伟大的人物也就那么几个人,鲁夫子算一个,可有些人还不珍惜!

鲁迅和郁达夫的关系

1927年初,郁达夫来到上海,不久认识了鲁迅。1928年与鲁迅合编《奔流》月刊,并主编《大众文艺》。鲁迅、郁达夫这一对文坛密友,在现代中国文坛被传为佳话, 他们之所以会成为至交,因为他们有相似的成长经历,又都是追慕“真”的人,待人真诚,做人很真实,让人体会到一层实在,都是追求真挚之人,彼此之间更是真诚以待。两人也都是颇具社会责任感的作家,在文学创作的路途上,互相理解,携手并进,共进退,甚至同时遭难,并尽全力促进中国文学事业的发展,编辑刊物,不遗余力;发掘新人,给以帮助,为他们的成长提供发展的平台,较为适合的环境,中国现代文学事业蓬勃发展当中应该说他们的功劳是不可估量的。

鲁迅与郁达夫的关系 鲁迅先生和萧红、陈西滢是什么关系

虽然郁达夫对鲁迅非常崇敬,但激烈的政治斗争使他那颗从小就受伤的具有忧郁诗人气质的心灵难以承受,1933年4月他由上海迁居杭州。不过此后,郁达夫对鲁迅的崇敬仍不减以前,他在迁杭的当天晚上,读到鲁迅和许广平的《两地书》时,他觉得“从这一部两人的私记里,看出了许多平时不容易看到的黑暗面来。”⑽他们关心中国文学的出路,在讨论关于中国需要有伟大作品出现的问题时,他说:“在目下的中国作品之中,以时间的试练来说,我以为鲁迅的‘阿Q’是伟大的。”⑾他对鲁迅的评价仍非常高。他认为:“鲁迅的文体简练得像一把匕首,能以寸铁杀人,一刀见血。”⑿尽管郁达夫和鲁迅各有自己的文艺追求,何况那时郁达夫还有热衷于“静的文艺作品”的倾向,与鲁迅迥然不同,但他却相当理解鲁迅那表面的阴冷:“在鲁迅的刻薄的表皮上,人只见到他的一张冷冰冰的青脸,可是皮下一层,在那里潮涌发酵的,却正是一腔沸血,一股热情……实际上鲁迅却是一个富于感情的人,只是勉强压住,不使透露出来而已。”⒀郁达夫不仅对鲁迅的作品有精辟见解,而且还对鲁迅的内心作了深刻的剖析,比任何人都早地理解了鲁迅的深沉、鲁迅激情、鲁迅的坚韧,这实在是对鲁迅“韧”的战斗精神的发现与赞叹,可见郁达夫对鲁迅的非同一般的友谊与崇敬。

从郁达夫在鲁迅生前对鲁迅的评价中,我们可以感觉到郁达夫对鲁迅的崇敬,联系他们的一系列的行动,就更是如此。郁达夫自己也曾讲过他非常推崇鲁迅的。但郁达夫在当时对鲁迅的精神并没有像瞿秋白那样准确地、完整地把握,对当时的形势也没有充分地认识,终于导致他不听鲁迅的忠告而由沪迁杭。然而这也并不能说明鲁迅对郁达夫的影响终于消失了。相反,郁达夫对鲁迅的崇敬是要产生效果的,鲁迅的精神力量以潜伏在郁达夫的那颗正直无私的心灵里。鲁迅的逝世震惊了他,以后的行动使我们看到了鲁迅精神对郁达夫生活、思想、工作等方面的重大影响。

如果说鲁迅是一位伟大的作家,那么具有复杂一生而始终保持一颗正直的心灵的郁达夫则是一位杰出的作家。郁达夫的名声不是借了鲁迅的光而发亮的,而是郁达夫内心所固有的人格、思想、精神在逐步地、日益地与鲁迅精神融合中而发出光、放出热的。郁达夫在鲁迅生前所作出动对鲁迅的评价还只能说是一位正直的文化人对鲁迅做人的崇敬,而在鲁迅逝世以后,郁达夫的行动之中,处处表现出鲁迅的战斗精神,这正是鲁迅精神对郁达夫的人格、思想的巨大影响所在。这是郁达夫精神生活、战斗生活中所不可忽略的一个重要方面,是我们应该重视的。

鲁迅先生和萧红的关系

萧红在民国女作家里,长得不漂亮,文采也不见得最好,却在史上留下一笔,这与鲁迅的直接帮助是分不开的。鲁迅与萧红是师生关系,有人却反对,说鲁迅暗恋萧红。理由是,如果不是暗恋,何以那般推荐萧红的作品,还毫不吝啬地赞美萧红,称她“是当今中国最有前途的女作家。”我对鲁迅的理解是,他对萧红仅止于喜欢,但还未至于暗恋。

陈西滢和鲁迅的关系

因为女师大风潮,激起了鲁迅先生与陈西滢先生之间的笔战,所以两人的关系处于水火不容的状态。

在20年代中期,新文化运动主将鲁迅与北京大学外文系教授、"闲话"作家陈西滢之间发生过一场论战。这场论战以对学生运动的态度为发端,引出了一系列的笔战,也同时涉及到了对对方作品的评价问题。1

展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