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卢旺达大屠杀纪实 卢旺达大屠杀美国道歉?

以礼观书

卢旺达族的民族对立就是西方搞起来的。让图西族管理胡图族,但是转达的是法国的意志。这样最后矛盾在两个民族之间而法国得以脱身坐收渔利。这个画面是不是比较熟悉?大陆、香港、台湾、东北亚、中东,这些地方的矛盾模式完全是一模一样的。

向敬之

近年来,地震、火山、海啸、冰冻、洪水、沙漠化……不时侵扰、危及我们早已不平静的生活,使我们不得不担忧《2012》中的惨烈,会在不可预知的时刻发生。忧虑虽不可以为信,不足以为恐,但绝非多余,即便发生,也是难以预料,我们只有尽可能地避免损害大自然,而不能去生造人定胜天的无奈愚举。

天灾的出现,是自然环境频遭创伤后的无情报复。许多人奢求一时的私利,破坏了一世数代乃至更长时间的生态平衡。生态失衡,环境恶化,悄悄掠走不少生命,但在很多时候,生命招致虐杀,家园备受毁灭,确是来自人祸的威力。

1994年4月6日,一架载着卢旺达胡图族总统朱韦纳尔·哈比亚利马纳和布隆迪总统西普里安·恩塔里亚米拉的座机,在卢国首都基加利上空被火箭击落,两国元首同时罹难。翌日,空难在卢国境内引发了胡图族同图西族的互相猜疑,从而爆发了一场规模空前的武装冲突和种族大屠杀。美籍作家乌文·阿克潘的《就说你和我们一样》(卢相如译),虽然被引进出版了好几年,但今日结合这样那样的种族冲突不断、恐怖袭击张狂,重新阅读这本旧书,更让我们发现它写的,仍是充满血泪、疯狂和警示的人间惨剧的一个缩影。他通过一个出生在小女孩的亲历与口述,真实地反映了暴力争端中的悲烈——胡图族丈夫,迫于族人的恐吓同威逼,用大刀凶狠地砍下了图西族妻子的脑袋。虽然他们一直相爱,多么真挚,多么深沉,哪怕她已有了身孕和孩子,但为求生存而不得不妥协的行为,化作了制造无法弥补的悲恸的利刃。无奈的丈夫,无助的妻子,无依的孩子,无情的族人,在不同信仰、不同种族面前,成为了矛盾激发、冲突升级的被损害者。


人的生命是宝贵的,不是任何人力、威权和法律所能随意剥夺的。我们热爱生命,呵护生命,在创造美好生活的同时,除了感恩、欢欣与钟爱,还需相互尊重。但是,无法逃避的残酷与苦痛,给人一种许多沉痛、无限忧虑的场景感。部族之间的隔阂同仇恨,令自由通婚的制度变质,让原本亲密的兄弟反目,使叔叔面对年幼的侄女受到侵害时异常冷漠。在他们面前,只有不可调和的部族矛盾,只有惨绝人寰的血腥屠杀,已无法找回昔日的温馨和亲情。他们放弃了羞耻心与责任感,冲破了人性和良知的底线,甚至不公平地胁迫他人远离生的希望,使对方无法接近幸福的彼岸。偶有几丝同情的温暖,但只能掩埋在冷酷的恐惧和感伤之中。

这次种族灭绝行动,是胡、图二族长期争斗与不断冲突的大爆发。在当地媒体和电台的煽动下,此后3个月里,先后约有近百万人惨死在胡图族士兵、民兵、平民的枪支、弯刀和削尖的木棒之下,绝大部分受害者为图西族人,其中也包括部分同情图西族的胡图族人。几月后,卢旺达爱国阵线与邻国乌干达的军队反攻,进入基加利,击败了胡图族政府。200万胡图族人,包括一些屠杀参与者,害怕遭到报复,逃至邻国,数千人死于难民营。

面对屠杀,妇女和女孩是孤独无援的。小女孩莫妮卡亲眼目睹妈妈倒在爸爸的屠刀下。她还只九岁零七个月,只因长得像图西族的妈妈,就遭到了平常称其为香吉的同族壮汉强暴。像这样脆弱无助的女性,除了死于非命外,数十万的被强奸、轮奸,受到野兽残忍的大规模性暴力摧残,饱尝了恐惧与屈辱。幸存者中间,大多数女性生下了孩子,许多孩子带着人体免疫缺损病毒、艾滋病病毒,而原来的家庭拒绝这些母亲和孩子,让她们陷入了更为悲惨的情感空间。同时,也潜在地伤害着这个疲惫的国家同无奈的人类。

阿克潘是一位出生在尼日利亚、留学于密歇根大学的耶稣会神父、神学院教师。他曾游历半个地球,有着许多人生经历,但他时刻关注着人间的弱势群体,带着平实的文字,记述种族灭绝、部族厮杀的人性缺失。他所观察、所表现的恐怖、混乱与不安的场景,是人类曾经发生、迄今仍在蔓延的悲情惨剧,虽然有些骇人听闻、摄人心神,然现实的无情惨绝,使许多人在那一双双落寞无助、期待改变的孩童眼睛里,看清了什么是比天灾恶劣千百倍的人祸,看到了亲情在人性罪恶中的毁灭和苦难。

莫妮卡的妈妈死了,同情图西族的爸爸在挟持中走了。爸爸能否回来,还是一个期待与希望。曾经的母爱父爱

展开全文